• 全网
  • 站内
  • “我,32岁,确诊乳腺癌”:别生气了,真的要命
    得知噩耗后,娟子哭成了泪人:我的孩子怎么办?他不能没有妈妈啊!可任凭她再痛哭流涕,也于事无补。生活中,总有许多人质疑:生气,真的会引发疾病吗?答案是肯定的。美国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中心研究发现,90%的疾病都和情绪有关。也就是说,大多数身体上的病,都是情绪里的毒。有句话说:坏情绪,拖垮的是身体,吞噬的是人生。深以为然。极端的情绪变化,真的会要命:广东汕头两名公交司机因别车问题,在各自驾驶座内透过车窗发生激烈争吵,其中一司机居然活活被气死;深圳一老伯,因家庭琐事怒火攻心,情绪激动后突发神志丧失,没了心
    2021-01-29884人已浏览评论(0)
  • 你好焦虑大叔
    你好焦虑大叔又到岁尾,时间如秃尾巴瘦马,惶恐间只顾埋头疯跑。上个月在深圳见了几个高中同学,清一色小老爷们,东北菜,几瓶小啤酒,稳稳当当的叙旧聊天。南飘的二十几年岁月沧桑藏于心神,显于浮肿的眼泡和隆起的小肚子。感慨班里美女风云流散,又从股市楼价说到当下的工作,孩子,各种保健策略云云,酒喝
    2021-01-25806人已浏览评论(0)
  • 你因为方言闹过哪些笑话??
    大家好,我是陕西人花花当了这么多年陕西人最近才得知,“那你可当”不是普通话好惊悚啊啊啊啊这难道不是普通话吗??这句话太日常了,完全感觉不出来啊哈哈哈哈漫画里画到的都是平时比较常见的大家有没有关于自己家乡方言的或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种误会欢迎在评论区补充呀~~嘻嘻- End -< 点击关键字,获取往期漫画 >/ /  // // / / ///////////       &n
    2021-01-22740人已浏览评论(0)
  • 孤独的四十天
    孤独的四十天有一个奇特的早晨,地球人都消失了,忐忑又兴奋的我,光着身子满大街游逛。精美的食物,昂贵的物件都是我的了!想睡在哪里都可以,想砸烂什么东西就马上动手。不打理头发和胡子,也不洗澡。一丝不挂只裹一条驼羊绒的毛毯,柔软顺滑又保暖。美酒随便喝,可以大声的和空气聊天。也试着一瓶一瓶的向
    2020-11-29709人已浏览评论(0)
  • 客户为啥选我们
    客户为啥选我们客户为啥买我们家的东西?我问过身边的很多朋友,回答也五花八门。一个做电商的大姐:这是个概率问题,我六年前在淘宝上就把店开起来了,就是把这个网支起来了,那条鱼进来,鱼大鱼小主要看概率。大姐原来是初中数学老师,后来辞职了在淘宝上卖童装。一个开饭店的哥们:我和很多回头客都成了可
    2020-11-15687人已浏览评论(0)
  • 狠人顺子
    狠人顺子昨天和一个二十年没见的老同事喝了下午茶,事前设想了他的诸多变化,大肚子,头发稀疏,会不会又抽烟又喝酒呢!反正把人家想的非常油腻。五米外就认出了他,因为顺子的模样没啥变化,居然连浅卡其色裤子和黑体恤都和当年一样。我们亲热的互相捶打了几下,我说:顺子(大名刘国顺)记得一起住宿舍时你
    2020-11-07658人已浏览评论(0)
  • 一杯苦咖啡
    一杯苦咖啡下午又来到沙面的猫屎咖啡馆,在靠窗的老位置翻看“幸福的方法”这本旧书,2013年到2016年印刷了40次。这个哈佛大学的沙哈尔教授文字平实,没有新奇特的理论,写出的东西却让人信服;有引导你去实践的一股子力量。脑袋里正盘算叫什么咖啡。外面进来一对小青年,女的讲广东话,男的讲普通
    2020-10-31679人已浏览评论(0)
  • 病中杂记
    病中杂记风中断臂阳光温暖的下午,一个微胖的中年汉子在云鹤南的胡同里脚踏共享单车,此时和风徐徐日头偏西。单车放下一个陡坡,树影倒行,行人阑珊,速度带出惬意。前方十米出现一对老人,挪着小碎步遛弯。汉子捏闸,发现前后闸失灵,惊诧之余左侧又飞快略过一黄色快递小哥。冷风一吹,虎躯一震,汉子瞬间启
    2020-10-23679人已浏览评论(0)
  • 静默的虫子(第三章)
    第三章:老唐的不容易徐姐迷恋日本的便当文化,给我看了很多她手机里的漂亮照片,让人怀疑这些日本盒饭用了一些橡皮泥做食材。我和老唐耐着性子听她絮叨了四十分钟,担心会讲到天黑,我只好打断她:徐总,我插句话,有点激动,不是单纯钦佩您独到的商业感觉,您这个战略思路本身就孕育着巨大的市场。我有个框
    2020-09-11660人已浏览评论(0)
  • 静默的虫子(第二章)
    静默的虫子第二章:哈士奇和短旗袍我和文武对白小背都有点意思。她好像渴望雄性都靠拢过来,这方面没有隐晦做作;例如她会很自然的抓起文武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说皮皮哥,让我闻一下烟草的味道,皮皮哥是她对文武的专属称呼。“华叔,今天请你喝啤酒,给我讲讲人生道理吧我昨晚都没睡;哦,对了除了性知识其他
    2020-07-12587人已浏览评论(1)
  • 静默的虫子(第一章)
    静默的虫子第一章:流连在老巷里的两条鱼我和文武都喜欢广州的老旧小巷子,烟火气足以暖人。两个呆瓜一样的东北小青年,沉默着无目的游逛。饿了就游到一家招牌都省略的小破店,快餐的味道一般不会差。有时也会遇到一些老旧又窄小的茶室或者咖啡馆,我们都要进去坐坐,因为开在深巷中的这些小店老板都是个性独
    2020-07-10483人已浏览评论(0)
  • 知交离散
    知交离散小山是几个好同学中最聪明的,象棋谁都下不过他,红十扑克从没输过。又听说他上下班开车的路线并非简单的取最短距离,而是通过多次测试,记录油耗后再找出最优选项。小山这两年比较沉默,突然从深圳来广州找我;其实这么多年的朋友很多事情是不用问的。他想说就说,或者人家只是过来聊天。两年没见,
    2020-07-06467人已浏览评论(0)
  • 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每次给老娘打电话都会有压力,一方面怕絮叨的叮嘱;也怕她说出自己哪里不舒服;千里之外的我表达苍白的关心真的能安慰到她吗。老娘没有读过书,自己名字都写不好;属于淳朴的产业工人。原以为她的很多想法都是受老爸影响,老爸过世了才留意到其实老娘一直都有自己的主见。我们看到的,可能是因为老爸
    2020-06-08478人已浏览评论(0)
  • 陈伯的云吞面
    陈伯的云吞面今天是劳动节假期,我们做消费品的节假日算旺季;何况刚刚又是三个月疫情;业务部的同事都想抢一些销量回来,大家去了下面的地市开始做今年的第一场推广活动。我跟着去基本帮不上什么忙,还担心干扰大家专心工作;在家窝着又会心惶惶的焦虑,于是背上小包按着正常的上班规律来到公司。想着就是在
    2020-05-04517人已浏览评论(0)
  • 酒友——广州故事(10)
    酒友小山和霞在街角遇到了走路踉跄的我,我很开心的挥手打招呼;霞提一个露出几片绿菜叶的红胶袋,小山挎一个黑色的大电脑包,嘴里嘟嘟囔囔。靠,这又和谁喝成这样?大白天的。小山凑过来观察详情。客户,客户呗,不喝人家不谈生意,海鲜加啤酒。我努力控制着僵硬的舌头。晚饭过来吃不,霞问我。嗯,算了,回
    2020-04-19439人已浏览评论(0)
  •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亲爱的儿子:昨晚的一些沟通对爸爸有很大的触动,想写一些我的想法给你参考。关于高考高考只是阶段性的一个检验和筛选,残酷的一面是分成好的和不好的大学,附带的压力是被贴上标签。因为社会资源有限,分工是组织效率的基础;所以高考只是服务于当今社会资源配置的有效方法。高考不能界定一个
    2020-04-16525人已浏览评论(0)
  • 重逢——广州故事(9)
    重逢记得那个晚霞映照的傍晚,我们在珠江边漫步。你睫毛扑闪着遥望江上的一艘小船,轻咬着下唇,沉默不语。一定要去吗?我点燃一支红双喜,猛吸一口。不是戒了吗?你有些责怪的问。你一走就是三年,我心里难受。难受什么?我就是出去见一下世面,回来我们还在一起呀。你又担心我飞了你,傻瓜。然后照例是对我
    2020-04-03544人已浏览评论(0)
  • 墙里墙外——广州故事(8)
              墙里墙外我到底是不是个颓废的人?你说,别他妈装蛋了!田多多用圆润肥胖的一根手指不断的隔空戳向高小山。文武先咧开嘴然后又收拢成西红柿芥蒂状,他一般要这样反复十几次。小山拎着酒瓶转到多多旁边,来哥哥给你倒上,我
    2020-03-23457人已浏览评论(0)
  • 心事隐秘——广州故事(7)
    心事隐秘王老师认真翻看评测表格。我的眼神无法控制的被他隆起的小肚子吸引过去;腰带上面第二个扣子崩开,露出茶杯口大小的一片雪白肚皮。这是第二次来做心理咨询,初见王老师的怪异形象禁不住虎躯一震:这哥们儿形象怪异:个子矮小,梨型身材;头大如斗,又是个地中海。说话声音尖细,语调却缓慢,总知这个
    2020-03-16494人已浏览评论(0)
  • 一棵树——广州故事(6)
    一棵树作为一枚惆怅的孤独男,我喜欢跑到沙面喝咖啡;小岛早先还有一个优雅的名字:拾翠洲,说的是那些参天古树,装点映衬这群一百六十年前的欧式建筑,刚刚好的搭配。老房子的魅力不在容颜,岁月磨砺出风骨;面儿上的沧桑老旧包容着历史人文的魂魄。坐在这样的咖啡馆里不会寂寞,百年间多少痴男怨女,多少悲
    2020-02-29501人已浏览评论(0)
  • 窦哥——广州故事(5)
    窦哥窦哥是几年前搬到我的楼下,因其煮饭喜欢爆炒辣椒;我家的烟道又没密封好,他一开火必有刺鼻油烟冲入我的厨房。好奇加上闲极无聊,我敲开了他的门。窦哥花白的长发披肩盖耳,体恤雪白,深蓝色牛仔七分裤很合体。我挤出干笑问:我是楼上的邻居啊华,认识一下,您这是要出去啊?哦,你好,你好;不出去,刚
    2020-02-24495人已浏览评论(0)
  • 江美丽——广州故事(4)
    江美丽1999年的广州是罪犯的天堂,摩托车飞车抢夺每天上演;火车站是一个奇葩的地方,游荡着两千多个职业骗子,一般都是连骗带抢。大家是团队做事,有专人听你打电话的,有人扮成老乡把你骗到附近的中巴车上,直接收拾。还有一波人拿着装有红色液体的针管,出租车一停马上跑过去开门;先说自己有艾滋病然
    2020-02-19467人已浏览评论(0)
  • 鸡仔——广州故事(3)
    鸡仔和老婆结婚后住在百灵路公司的宿舍,一百米外就是摩天写字楼,这些被留下来的老房子形状不一,高矮错落。原来评估老房子的历史,是可以观察一下相互厮守的老鼠部落。例如我这里,几次下班回家楼梯上都蹲着一个小猫一样大小的家伙,跑起来步态臃肿,杂毛中显出灰白。这栋老屋伴生了多代老鼠族群,作为新入
    2020-02-08502人已浏览评论(0)
  • 梁伯——广州故事(2)
    梁伯梁伯是公司宿舍的房东,和我们的关系很好;他喜欢像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的对人表达关心。老头长相富态,胖脸泛着油光,嘴有兔唇但不很明显,身边人都忽视他这一小残疾。东风路上的房子是梁伯单位分的宿舍,后来广州房价飞涨,作为一个大国营集团的普通职员,经济条件自然好了起来。老头最大的烦恼应该是
    2020-02-05480人已浏览评论(0)
  • 东风公园——广州故事(1)
    东风公园作为油腻大叔一枚,午饭后经常到东风公园散步;大片绿地花草打理的齐整,闹市中取静,这好环境也吸引了江湖各色人等。散步消食的大多是附近单位的上班族;中青年都有,三五一群的攒堆儿,看大家的衣着年龄,交谈的表情就知道谁是领导谁是下属。脖子后仰,挺着小圆肚子的一般是中层干部,他走的快,这
    2020-02-02484人已浏览评论(0)
  • 杂乱的想法
    杂乱的想法今天带着口罩出门,见地铁里几个人散座,略感心安。2002年发非典,当时不紧张,总想着坏事轮不着咱。年龄大了胆子变小,怕蹉跎却总是蹉跎。像是迷迷糊糊的飘过了十八年。很多遗憾,不少惊叹,也有想念。过了,也就过了;都会归于平淡。计划,多数没有实现;一些老友却慢慢离散。感觉日子,时快
    2020-01-27553人已浏览评论(0)
  • 喝16个月的茅台
                                           
    2020-01-22534人已浏览评论(0)
  • 怎样努力才有效果
    怎样努力才有效果我们总是想拼尽全力,以为可以换取不留遗憾的微笑;即使方向不明,挣扎的动作没有考量也要鼓噪跳跃,先来一身大汗,摔几个跟头;用疲劳和痛楚宽慰自己吧,你看我努力了!意愿,行为,有效行为这三件事有关联却又完全独立,但容易让人误解。健身会所的赚钱方法是可容100人的硬件条件要卖出
    2020-01-06491人已浏览评论(0)
  • 岁末寄语
    岁末寄语又到年尾,不写点总结性的矫情文字感觉有点闹心;你看看就是这样圆滚滚一个75公斤的有机物白天来回移动,晚上呼呼大睡,消耗大量的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晨曦夜雾加持,酒精尼古丁催动,他又幸运的蹦跶了1年。理由和梦想不是最重要的有句挺牛的鸡汤说“以梦为马,不负韶华”,我原来也有点信,现在
    2019-12-12450人已浏览评论(0)
  • 广州的冬天
    广州的冬天小时候以为全天下冬天都下大雪,地球人都穿棉猴,酸菜馅饺子不稀罕。现在知道广州人冻急眼了,T恤外面裹一件羽绒服,赤足登一双拖鞋;羊肉煲开始火爆说明冬天来了。开始误以为自己很抗冻,东北人吗,从小爬冰卧雪的;身边的人也是这个意思,广东朋友都以为我会冬泳,小时候总是钻雪堆里睡觉。第一
    2019-12-09455人已浏览评论(0)